律师团队 更多>>

  •  

     

     





  •  

     

     




  • 典型离婚案例 您当前所在位置:首页>>典型离婚案例

    年轻人的“婚礼自由”:不办婚礼,怎么能把份子钱收回来?

    点击数:322021-10-14 11:44:08 来源: 上海通润律师事务所

    原创 陈玉琪 李丹 刻度 Record  

    文丨陈玉琪 李丹

    编辑丨黄玉璐

    校对丨颜京宁


    “眼前最重要的是,踩着‘恨天高’千万别摔倒。然后走到交接区,我爸会从那儿上台,象征性把我交给老公,紧接着会有告白环节。再之后老公会带着我走向主舞台......”

     

    一年前,在一首《我多喜欢你,你会知道》的钢琴伴奏声里,晴天按流程走完了自己婚礼的全过程。一年后,晴天坦言,除了紧张,没太顾得上感动,“一切都在自己的掌控里”。甚至于,作为新娘的自己并非当天的主角,“我往交接区走的那段路,工作人员连灯都忘了打”。

     

    每逢长假,“婚宴”二字总会被塞进一些人的生活。结婚服务平台婚礼纪的数据显示,2021年五一假期,97%的婚宴酒店预订量爆满。国庆假期临近,#十一假期婚宴场地预订爆满#话题再次长时间霸占微博热搜。

     

    但略显魔幻的是,一面,是婚庆行业的“集体狂欢”,另一面,则是年轻人跃跃欲试的“试图逃离”。

     

    早在2017年,《奇葩说》辩手臧鸿飞就在节目里吐槽“婚礼是一场大型、尴尬、自嗨式的私人庙会”。近些年,关于传统婚礼仪式的吐槽有增无减,戏谑用语从“社恐的天敌”到“文明观猴的场合”。

     

    为此,笔者联系到几位举办过婚礼的年轻人。由细枝末节堆砌而成的传统婚宴缘何屡遭诟病?年轻人有“婚礼自由”吗?不办婚礼,面子往哪儿搁?份子钱又该怎么收回来?


    “婚礼现场,我全程都在背词”

     

    对于赶场参加婚宴的人来说,收到手软的“红色炸弹”、节衣缩食匀出的份子钱、大同小异的婚庆流程共同构筑起关于婚礼的某种“共同记忆”。而对于像晴天一样的局内人而言,烦琐、操劳、细碎才更像是婚礼的本来面貌。

     

    通常而言,对婚礼的具体想象是从婚博会开始的。决定办婚礼的第一个周末,晴天就和老公逛了逛婚博会。现场囊括婚纱照、婚宴、婚纱、婚车、珠宝首饰几个区域;当然,也有细碎如卖婚礼床上四件套的。

     

    “现场人出奇的多,每个展区都挤满在签约的年轻夫妻,特别夸张。”当天,晴天也敲定了婚庆公司,随后,约面谈、签合同、分配策划师、建婚礼筹备微信群......长达一年半的婚礼筹备由此展开,其间伴随着诸如选酒店、定礼服等“大事”,以及商定场地尺寸、背景版款式、T台材质等“小事”。

    图片图片

    图片图片

    晴天的婚礼物品采买清单。图源:受访者供图

     

    烦琐眼瞅着接近尾声,婚宴当天,劳累接踵而至:5﹕00起床化妆,6﹕30晨袍拍摄,7﹕30秀禾拍摄,8﹕00堵门接亲,8﹕40更换妆发,9﹕20 first look拍摄,10﹕58踩点到达宴会厅门口。随后,钢琴伴奏声响起,晴天按计划缓步走进容纳有12个婚宴桌的宴会厅。

     

    紧接着,在粉色玫瑰夹道的主舞台上,晴天和老公向彼此告白,双方父母致辞,新人向彼此父母敬茶,新人交换对戒,6名伴郎伴娘依次发言,新娘扔手捧花,新人退场,新人换好敬酒服逐桌敬酒......

     

    抛开关乎细节的记忆,婚礼究竟在情感上留下了什么?晴天思忖片刻后笑言,似乎并没有。“我都不记得自己当天说了什么,也不记得老公说了些啥,大家都在背词。”告白词是晴天从小红书上找的,老公的告白环节,她还在脑海里默念自己的台词。

     

    更大的遗憾或许来自于无暇顾及亲情。“敬酒真的就是走过场,纯客套话,完全没时间跟朋友、家人寒暄。”直至婚礼结束、宾客离席,晴天也没有和许久未见的姥爷说上一句话。当天下午,姥爷坐上了开往湖北老家的高铁。

     

    “也谈不上多向往婚礼,就觉得该有这么个东西,然后就按部就班一步步往下走。”被问及筹备婚礼的原因,晴天坦言,自己身边没有不办婚礼的,大家大同小异,基本都在酒店里办。而这种“约定俗成”,却在不经意间向许琳施加了莫名的压力。

     

    8月初,许琳到呼和浩特参加大学同学的婚礼。“在当地的一个标杆宴会厅办的,大概30桌,都是新人双方父母及其亲戚朋友。”最让许琳无法忍受的是,新郎还在台上讲话,围坐在桌边的人已然开始觥筹交错。

     

    “他们哪儿会真的关注、祝福新人?就是看热闹而已,一点不尊重人。”再联想到自己,父母早年间离婚,婚宴现场致辞环节势必尴尬满满;自己精心准备的发言,来宾大概率没耐心听完;动则每桌上万元的宴席,极可能浪费严重......不办婚礼的想法在许琳心里日益坚定。

     

    和许琳类似,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开始“抵制”婚礼。早在9月7日,微博话题#为什么年轻人不想办婚礼了#冲上热议榜。豆瓣“结婚不办婚礼小组”里,成员们也积极罗列不办婚礼的理由:铺张浪费、不想被围观、传统婚礼犹如女性所有权从父权到夫权的转移仪式、讨厌明晃晃的攀比和算计等等等等。

     

    无论是按部就班办婚礼的晴天,还是坚定逃离婚礼的许琳,以“承载人情世故和礼尚往来”著称的婚礼似乎正在成为传统和当下对峙的“战场”。

    “逃离”婚宴,理想婚礼长啥样?

     

    “对很多年轻人来说,他们想要抛弃的是传统婚礼的繁文缛节,以及自己只能充当群演的不可控感和形式主义,而非婚礼这个仪式本身。”仔细研究过社交平台围绕“婚礼”的讨论,有人得出过这样的结论。

     

    以此为背景,“婚礼”二字似乎正在融入更多的可能性。极简办婚礼,甚至不办婚礼,把省下来的钱用来旅行,成了不少人理想的结婚方式。

     

    aMoment Wedding新西兰婚礼策划公司创始人之一Yucca自己就是旅行结婚的践行者。2011年,她辞掉工作,用四个多月时间和先生游历了印度、中东、非洲。

     

    这是Yucca和先生耗时最长的一次旅行。她开玩笑,以前看段子说,两个人出去旅游一趟回来,要么分了,要么就可以结婚了,“原来是真的”。两人在旅途中因为许多鸡毛蒜皮的小事吵过架,但旅途结束,觉得好像还可以一起过,就顺理成章去领了证。

     

    Yucca把旅行中的照片做成明信片送给朋友,就算告诉大家自己结婚了。10年过去,她仍然记得当时在非洲,11座的车挤了十五六个人,车顶上还有各种鸡鸭鹅。当地人看到两个中国人,也觉得很新奇,“就算语言不通也硬要跟你聊天,都不知道在聊什么”。

     

    成立目的地婚礼公司后,Yucca见证过不同的浪漫:有乐高爱好者把戒托换成乐高小人的,有因音乐结缘的新人把音符绣在新娘的头纱上的,有一对酷爱《疯狂动物城》的新人竟然把朱迪和尼克的玩偶带到婚礼现场。

    Yucca说,在雪山、湖泊、森林这样纯自然的环境里,风景就是装饰,目的地婚礼通常不会太复杂,作为旅行的一部分,简单、省心很重要。一个鲜花装点的仪式架,一张见证浪漫爱情故事的签字桌,大概就是目的地婚礼的主要装饰。

     

    4月19日,饿了么公布婚嫁消费数据,今年以来,目的地婚礼订单以149倍的速度增长,三亚、大理、青岛、厦门、丽江是最受欢迎的国内目的地婚礼城市。而所谓“目的地婚礼”,又称“私奔婚礼”,指只有一对新人或一对新人加上双方父母参加的婚礼,算是一种对抗传统婚礼繁文缛节的方式。

     

    桃子和先生则把结婚的仪式感挪到领证仪式上。她和先生邀请朋友去民政局观礼,请来摄影师、摄像师,制作了一个10多分钟的纪录片。“结婚归根结底是两个人的事儿,婚后的生活可比结婚的时候砸钱造作重要多了。”

     

    即使是传统婚宴,流程也是能简则简。

     

    桃子从事婚礼化妆近5年。这几年,她发现需要四五点起床化妆的新娘越来越少,不少新娘都要求中午12点仪式开始之前完成造型就行。

     

    堵门、接亲的过程“意思意思”就行,婚礼的仪式控制在20分钟左右,煽情、磕头、才艺表演等环节能省则省……桃子觉得,年轻人越来越反感把婚礼变成大型“私人庙会”。

     

    年轻人想在婚礼上省钱的意愿也越来越强烈。有人在电商网站上购买婚纱,用完后二手转让;有人不愿成为婚庆公司打包套餐的“冤大头”,亲自设计背景板、DIY伴手礼、对接婚礼“四大金刚”(指司仪、化妆师、摄像师、摄影师);有人不再购买大牌钻戒,甚至打起了人工合成钻石莫桑钻的主意。


    不少人在二手电商平台打包转让婚礼用品

     

    桃子甚至见过有新人买越南沙金来充当三金,逼真程度令桃子震惊。一是考虑到安全,怕婚礼现场太乱,怕把真金丢了,二是为了撑场面。“不可能每个宾客追着你咬一口,看一下是不是真金。”


    婚礼:不关乎仪式,只关乎爱

     

    法国人类学家范 · 根纳普认为,婚礼的仪式是一种过渡性仪式,它是一种对所属权的展示和对婚姻关系的公众认可。所以,婚礼本身具备特殊的社会属性。

     

    在中国,婚礼还要复杂得多,领证是在法律意义上结婚,婚礼是在习俗上结婚,关乎礼尚往来与人情世故。因此,尽管旅行结婚、极简婚礼很美好,但要实现“婚礼自由”,大多数人还要过长辈这一关。

     

    不想办婚礼的小荷为了说服婆婆费了不少口舌。“婆婆觉得要是不办婚礼,第一,送出去的份子钱收不回来,第二,会让别人以为自己家连个媳妇都娶不起。”婆婆一个人没办法说服小荷小两口,又拉着亲戚朋友一起来劝。

     

    最后,双方各让一步:办酒席,不办仪式。

     

    这样的宴席一般叫作“答谢宴”“回门宴”,为的是告知亲朋好友“我结婚了”,顺便收收份子钱。Yucca观察,她有一半的客户在办完目的地婚礼以后,还要回国办一场这样的宴席。

     

    “把份子钱收回来”也是晴天办婚礼的重要理由,但婚礼这笔人情账未必算得清楚。

     

    婚礼结束后,晴天和丈夫兴奋地数钱数了4个小时,直到次日凌晨一两点才睡觉。“不仅要数钱,还得记下来,哪天再去别人婚礼的时候别忘了,亲戚、父母的朋友给的份子钱,大部分也得还给父母。”

     

    晴天的婚礼花了20万元左右,光婚宴的开销就接近10万元。她本来很笃定,份子钱肯定收回来了,能覆盖婚礼的花销。但后来又转念一想,算上之前双方父母、自己和老公给出去的份子钱,还有以后可能要给出去的份子钱,还是亏了。

     

    一个有意思的观察是,诸如“给心爱的姑娘一场梦想中的婚礼”“完美的婚礼是给新娘最好的礼物”这样的广告词铺天盖地,但大部分的婚礼筹备都由女生主导。“男生一般充当掏钱的角色,都是听老婆的。”Yucca说。

     

    桃子也形容,哪怕婚礼的筹备磕磕绊绊,但80%的女生还是对婚礼充满期待,而大多数新郎被安排得明明白白,像是一个“工具人”。桃子看到过有新郎躲在厕所抽烟,时不时问一句:“好了没,到我了叫我一声。”

     

    桃子觉得,婚礼存在的根本意义是给一段感情一个交代,它所承载的仪式感不会消失。尽管被模式化、标准化的传统婚宴劳心劳力,但对于大多数人来说,在这个“一生只有一次”的日子里,不求登峰造极,别捅娄子、别丢人现眼就行。

     

    和这样某个特定时间点才有的仪式感相比,小荷更在乎那些融于日常的仪式感:比如丈夫在自己生日时捧着一盆栀子花来地铁站接她;去菜市场买菜,顺路给她带回一朵花。“我小时候执着于过年穿新衣的仪式感,说到底还是因为平时穿不到新衣服。日常得到满足,才不会把希望寄托在某个特殊节点。”

     

    无论办不办婚礼,传统与当下的博弈从来没有消停过,化解操办婚礼的矛盾,可能是一对新人迈入婚姻的第一步。

    (晴天、许琳、Yucca、桃子、小荷为化名)



    会对优秀的文章进行转发。

    已知转发文章来源和作者的,我们将注明转发来源和作者。

    对于未知来源和作者的,如您是作品原作者请联系我们予以注明。

    文章作者如需要删除文章的,也请联系我们删除。谢谢!

    上一页1下一页
    【责任编辑:(Top) 返回页面顶端